中国 蝗。 全球战“疫” 有一种温暖叫“中国援助” _中国政协_中国

通讯:中国专家千里追蝗

中国 蝗

原标题:中国历史上发生过800多次大规模蝗灾,这是宋朝灭蝗最狠一招! 来源:瞭望智库 蝗虫分布范围广泛,全世界超过10000种,我国有1000多种。 蝗灾在古代中国并不罕见,从夏商时代开始,中国就有蝗灾的记载。 在近代以前中国的2000多年里,大规模蝗灾甚至平均3年发生一次。 面对如此频繁的蝗灾,宋朝是怎么做的呢? 文 陈忠海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蝗至矣!京畿一带损失惨重 公元1016年,北宋大中祥符九年,这一年年初,各地时不时传来发生蝗灾的消息。 蝗灾在古代中国并不罕见,从夏商时代开始,中国就有蝗灾的记载。 系舟于长芦之川,登高而望。 见群飞而至者,若烟若澜,若大军之尘,自西而东,前后十余里,相属不绝。 野夫奔走相告曰:蝗至矣! 余曰:蝗至如何? 曰:食我之田,啮我之桑,使我终岁无褐无粮。 设发运使、发运副使、发运判官。 2 享受祭祀,被神化的虫子 众所周知,蝗虫就是俗称的蚂蚱,分布范围广泛,全世界超过10000种,我国有1000多种,热带、温带的草地和沙漠地区分布尤多,主要分为飞蝗和土蝗,造成蝗灾的多属后者。 单个的蝗虫并不可怕,之所以酿成灾难,是因为它有极强的繁殖能力。 这种观点在后世也有一定影响。 宋朝人想出了各种消灭蝗虫、预防蝗灾的手段。 其一,火焚蝗虫。 消灭蝗虫的最直接办法是捕打,但这种办法不利于对付大规模袭来的蝗虫群,于是人们发明了用火焚烧的办法,这招对蝗虫的虫卵和幼虫最有效。 蝗虫的幼虫称蝗蝻,还没有长翅膀,依靠咬食植物叶茎活命,在其密集处放火焚烧可收到良好效果。 其二,培养和保护蝗虫的天敌。 又蝗飞空中,有身首断而殒者,有自溃其腹,有小虫食之者。 其三,多植蝗虫不喜的作物。 除了上述天敌,宋人发现,蝗虫不喜欢接近麻类以及各种豆类植物。 今麻、豆坚实,不复为虑矣。 其四,早收庄稼饿蝗虫。 人们逐渐摸索出一个规律:蝗灾最严重的时候往往正逢庄稼正成熟之时。 因此,与其等到庄稼完全成熟喂了蝗虫,不如提前收割。 所以,一旦人们预判可能发生大规模蝗灾,即便庄稼还没有完全熟透也提前进行收割。 其令民掘蝗子,每一升给菽米五斗。 如地里广阔,分差通判、职官、监司提举。 仍募人得蝻五升或蝗一斗,给细色谷一升;蝗种一升,给粗色谷二升。 很多人会有疑问:不少昆虫都可以吃,蝗虫能不能吃呢?能不能用吃的办法解决蝗灾? 不错,蝗虫是可以吃的。 今年何幸风雨时,岂意蝗虫乃如此。 麦秋飞从淮北过,遗子满野何其多。 扑灭焚瘗能几何,羽翼已长如飞蛾。 天公生尔为民害,尔如不食焉逃罪。 老夫寒饿悲恼缠,分而食之天或怜。

次の

中国蝗災史

中国 蝗

原标题:沙漠蝗有可能侵入中国吗 中国农业大学昆虫学系主任石旺鹏称,蝗虫严重爆发的风险将进一步增大。 正在非洲、南亚肆虐的沙漠蝗虫,会对我国造成威胁吗? 发端于东非的沙漠蝗灾,飞越红海,进入了中东和南亚,正在巴基斯坦、印度肆虐。 尽管中国跟印巴之间有着天山、昆仑山和喜马拉雅山脉的天然屏障,沙漠蝗群迁飞进入我国的可能性较低,但不排除蝗群会从印度西部向东迁飞,进入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而这正是2019年草地贪夜蛾进入中国的路径。 有专家指出,考虑到2019年1月在云南爆发了草地贪夜蛾危害,在国内定殖越冬后,草地贪夜蛾将可能在今年全面爆发。 而如果两种虫害叠加爆发,将会是种植业的灾难。 因此切不可掉以轻心,要尽可能及早着手做好各种预案。 2月13日农业农村部蝗灾防治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的第一期《治蝗快报》显示,该办公室将密切关注世界沙漠蝗发生动态,积极为巴基斯坦和非洲蝗灾防控提供技术支持,分享我国蝗虫可持续治理经验。 沙漠蝗一年半内增加6400万倍 在东非,沙漠蝗虫正在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蔓延,其规模和破坏力使非洲之角的粮食安全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 这也是继2016年1月非洲爆发草地贪夜蛾之后,再次爆发的严重虫害。 沙漠蝗虫具有飞行能力强、食量大的特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破坏力的迁徙性害虫之一。 5万人一天的进食量。 由于破坏力巨大,沙漠蝗虫对受害国的粮食安全构成重大威胁,对贫困地区和生态脆弱区尤其严重。 当前,在东非、西亚、南亚等地,均爆发了大规模蝗灾。 西亚南亚孳生区,从2019年就开始大面积爆发沙漠蝗。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数据,蝗虫数量在一年半内就增加了6400万倍,蝗灾致使多地出现粮食短缺和面粉面包价格飞涨。 1月,沙漠蝗群从阿拉伯半岛的苏丹和厄立特里亚飞越红海,2月到达也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于3月到达巴基斯坦西南部,6月入侵巴基斯坦第二大棉花基地信德省和东北部旁遮普省,当地的农作物基本绝收。 遭受27年来最严重蝗灾的巴基斯坦,为抗击蝗灾,于2020年1月31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还批准了《抗击蝗虫国家行动计划》。 当前正在爆发的沙漠蝗,在史前期就是非洲、西亚和印度等热带荒漠地区的河谷、绿洲上的农牧业大害虫。 在上世纪70、80、90年代以及21世纪初期,非洲东部、红海沿岸、中东以及西亚南亚等地区的沙漠蝗均曾猖獗为害,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的蝗灾。 由于经过防治的比例低,去年残蝗量很大,加上今年适宜沙漠蝗发生的气候条件,加剧了今年沙漠蝗的灾害。 相继爆发蝗灾的地区,会对当地农业生产带来不利影响,进而影响粮食供应。 多位专家均表示,要积极采取措施,阻止蝗灾蔓延。 当前处于北半球的冬小麦返青期,同时春播的玉米、棉花及春播小麦也即将开始播种,如果蝗灾持续,将对全球粮食、玉米、棉花、糖料生产造成严重影响。 北京梭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文峰接受第一财经采访表示,南亚地区人口基数大,是世界主要的粮食生产地和消费区,粮食可以基本自给,并有一定量出口,实质是一种紧平衡状态。 一旦灾害减少了粮食等农产品的供应,出现缺口,将会对世界市场产生较大冲击。 因此,要引起当事国、国际机构的重视,确保蝗灾及时被控制,防范可能给本国及全球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 中国农业大学昆虫学系主任石旺鹏称,蝗虫严重爆发的风险将进一步增大,严重威胁到沙漠蝗发生地区30多个国家的数千万人的粮食和食品安全,非洲之角近2000万人将面临严重饥荒。 他说,比起草地贪夜蛾,沙漠蝗的食性更广,移动性更强,繁殖量更大,适应性更强,危害更大。 而如果两种虫害叠加爆发,将会是种植业的灾难。 2019年1月,草地贪夜蛾从云南省入侵,随后在国内多地蔓延。 由于是外来入侵物种,导致防控难度较大。 由于越冬量大、北迁时间提早,业内认为,2020年草地贪夜蛾全面爆发的可能性很大。 由于南亚与我国边境接攘,加上蝗虫的迁飞特性,引发了国内对于沙漠蝗群蔓延的担心。 马文峰称,虽有山系阻隔,可一定程度阻挡蝗虫入侵,但也不容轻视。 青藏高原并不可以完全阻隔飞蝗的袭扰,雅鲁藏布江流域也是重要的蝗灾发源地。 更重要的是,蝗虫可以通过中南半岛,进入我国云南、广西,进而扩散到全国其他地区,草地贪夜蛾2019年侵入国内,就是走的该路线。 此外,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意大利蝗、飞蝗和摩洛哥戟纹蝗等蝗灾,也正蠢蠢欲动。 石旺鹏表示,包含阿富汗等10个国家的2500万公顷的耕地面积处于此类蝗虫的威胁之下。 这个地区与我国有漫长的边境线,几乎没有障碍物,蝗群迁飞进入我国的风险大,也应引起重视。 防治蝗灾的工具箱 从国内来看,因为发生频数较多,蝗灾与旱灾和水灾,并称历史上三大自然灾害。 新中国成立之后,随着我国农业基础设施的完善,蝗灾发生规模及频度都大幅下降,几乎没有发生过特别大的危害。 从灾害发生的情况来看,范围都不大,发生面积也都在局部区域,主要是在过去的黄泛区和草原区,并未造成大范围减产绝产。 据统计,我国蝗虫常年发生面积2. 8亿亩次左右,其中飞蝗常年发生3000万亩次左右,北方农牧交错区土蝗发生7000万亩次左右,草原蝗虫发生1. 8亿亩次左右。 石旺鹏称,近10多年来我国蝗害发生的总体情况是连续多年下降,但局部地区仍有蝗灾爆发风险,加之存在外来蝗虫入侵危害的风险,因此不能掉以轻心,要密切做好监测和防范工作,严阵以待。 当前,中国在蝗虫防治方面的手段很多。 张智先称,一是通过基本的气象检测和数据分析,可以预测蝗灾的发生。 二是利用化学防治、生物防治和物理防治等相结合的方法。 但要以预防为主,尽量在蝗虫大爆发之前,或在蝗虫发生程度较低、还未给庄稼造成损失时采取行动。 以物理方法为例,可以在蝗虫发生地尽量多种植大豆、苜蓿、果树和其他林木等蝗虫不喜欢的作物、改造蝗虫容易发生的地势较低洼地带,以减少蝗虫的生存、加大植树造林力度,减少裸露面积,减少蝗虫产卵地等;在生物防治方面,在易发生蝗灾地方,保护和利用当地蝗虫的天敌控制蝗虫,如青蛙、蜥蜴、鸟、捕食性的甲虫、寄生性的蜂类、寄生蝇类等以及种植可以招引其天敌的植物等。 另外,采用生物农药也是很重要的防治蝗虫的办法。 谋易咨询首席顾问官、中加融达投资公司董事长王中建议,应抓紧制定多套应对预案,应包含多道防线、多部门参与,可能还需要同应急管理部等共同研究。 治理蝗灾,不仅需要专业,更需要物资准备和果断决策。 而且不要单一采取农药杀灭的方式,还可以大量捕捉,制成动物蛋白饲料原料。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称,不同于对付草地贪夜蛾,目前,我国尚未研发专门针对蝗虫的抗虫转基因作物。 蝗虫是直翅目,Bt蛋白主要是针对鳞翅目虫害,需要筛选和分离出新的针对蝗虫的Bt基因。

次の

通讯:中国专家千里追蝗

中国 蝗

2020年的魔幻开年,除了疫情还有非洲的这场蝗灾。 对于这场蝗灾,大家都知道规模很大,但是其他认知却很模糊。 比如这群蝗虫到底是从非洲哪儿飞来的?为什么感觉来得很突然?数量到底是3600亿还是4000亿又或是其他亿? 甚至同在2月17日当天,这边印度政府说蝗灾已经结束了,那边联合国粮农组织发报告说,20多个国家受到蝗灾影响,现在形势仍然很严峻啊。 据统计,从18年6月到19年3月,沙漠蝗虫的数量增长了8000倍。 2019年1月,蝗虫群蔓延至也门、沙特阿拉伯以及伊朗的西南部。 2019年夏季,也门的蝗虫群随着西南季风向南跨越红海和亚丁湾进入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就是非洲之角。 2019年12月底,伊朗的蝗虫群随着冬季北印度洋的东北季风入境巴基斯坦和印度;而非洲之角的蝗虫群则继续南下,入侵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等地。 (简单易懂的图示如下) 发展了这么久后,在前段时间突然被国内的各类媒体关注并报道。 如果能吃光,世界上早就没有蝗灾存在了。 无法进入中国的原因,首先是地理环境因素。 中印巴的边境线上是喀喇昆仑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人力翻越都困难,何况是蝗虫。 其次,跟本次蝗灾的品种也有关。 中国的蝗灾最常见的是东亚飞蝗、亚洲飞蝗、西藏飞蝗,他们还有一个你非常熟悉的别称,就是蚂蚱。 东亚飞蝗 而本次蝗灾的品种是沙漠蝗,我国并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也不完全具备沙漠蝗的生存条件。 而且在史料中,我国也没有过因沙漠蝗引起的蝗灾记载。 沙漠蝗 但是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我不能断言这波蝗灾百分之百不会波及到中国。 虽然有山脉阻挡,但是沙漠蝗随着季风非要绕路到缅甸等国飞进云南,在理论上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沙漠蝗大量繁殖的条件是先湿后干。 既然到不了中国,我就放心下来开始思考更深度的问题了。 这是什么神奇的原理?又为什么偏偏是后腿? 根据2009年1月30日的《科学》杂志报道,英国牛津与剑桥的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沙漠蝗虫从互相嫌避到彼此吸引,是受脑中的常见化学物质5-羟色胺的影响。 触碰后腿会对蝗虫形成生理刺激,并激发蝗虫大脑中的5-羟色胺产生一种愉悦的情绪,并改变习性。 另一个形成蝗灾的原因,就是适合蝗虫繁衍的气候环境。 以中国为例,我国蝗灾的主要品种—飞蝗与沙漠蝗习性不同,喜欢在微微湿润的裸露土壤上产卵。 我国华北、华中、华东地区就符合这一气候条件。 位于黄河下游华北平原的河北、河南、山东三省都是中国蝗灾高发区。 而位于海河流域(华北)和淮河流域(华东)的山西、江苏、安徽、湖北、陕西5省的部分地区,也是蝗灾频繁发生的地区。 山东微山湖的湖滩泛水地,历来是滋生飞蝗的场所 同时,我国也是世界上遭受蝗灾最严重的国家。 中国第一次有记载的蝗灾发生在公元前700多年(春秋时期)的山东,到建国前的2600多年时间里,共发生过800多次蝗灾,基本上2-3年就会发生一次。 在以农耕经济为主的社会,蝗灾对人民生活是毁灭性的打击,而我国劳动人民也和蝗灾斗智斗勇了几千年。 人工捕打技术从唐朝开始推广,针对不同形态的蝗虫有不同的技巧方法,比如篝火诱杀、开沟陷杀、器具捕打、掘除蝗卵等等,但是这些方法的核心都是依靠人力,效率很低,无法根除蝗害。 但现在,我们却很少在国内听到发生蝗灾的新闻了,这背后是一代代农业人的努力和智慧。 蝗虫群的壮大从繁衍开始,那么我们就从虫卵开始消灭。 蝗虫喜欢在干旱后没有植被的裸露土地上产卵,我们就改造蝗虫重灾区的生态,比如兴修水利控制旱涝,然后种植植被,减少裸露土地。 蝗虫以吃粮食为生,但是却不爱吃绿豆、豌豆、豇豆、茼麻、芝麻、薯芋等等,那我们就在蝗区种这些蝗虫不爱吃的。 其中,还有一种特别的生物防治法。 虽然说人吃蝗虫不管用,但是动物吃管用。 比如最近因为非洲蝗灾而在网络上火起来的这部纪录片《牧鸡治蝗》。 2001年,河北草原发生蝗灾,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三千万元。 为了减少化学药物对土壤的伤害,河北牧民们养了70万只鸡,专门应对蝗灾。 这些鸡从小接受训练,听到哨声就会跟着牧民的拖拉机跑。 鸡可以,鸟可以,那鸭也不能落后了。 真是被我国劳动人民的智慧深深折服了。 所以放宽心,不用着急屯米屯面,蝗虫不会抢到你那一口粮的,也别想着炸蚂蚱串有多香了,专业的事儿就要交给专业的人做。 你就安心在家躺着吧,毕竟自己的人生就有太多操心事儿了,不是吗? 资料来源: 《民国时期药械治蝗技术的引入与本土化》赵艳萍、倪根金 《中国历史上的蝗灾分析》郑云飞 《中国昆虫学史》周尧 纪录片《牧鸡治蝗》CCTV军事农业频道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