リリアナ・マスカレード。 第三章69 时光的碎片 · Re_Life_in_a_different_world_from_zero

莉莉安娜·馬斯可芮德

リリアナ・マスカレード

第三章69 时光的碎片 『日々の欠片(时光的碎片)』 ——村子被笼罩在异样的氛围里。 以双膝跪地,低着头的尤里乌斯为首,魔女讨伐队注视着村子的中央。 全员的负伤情况都不严重。 看来,对魔女教的袭击应该成功了。 按照计划,在各小组进入村子后,现在本该帮助村民的避难,不过,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的场景和想象的相差太多了,昴皱着眉头渴求谁能给他一份解释。 在村子中央的尤里乌斯他们讨伐队的后面,小心翼翼地站着的是刚刚到达的商人团队。 和上回一样,少了奥托的那些熟悉的面孔排列整齐,只不过他们脸上缠绕的不安与困惑相较上次更浓。 与他们阵营对立的正是村民们,对昴而言,这边也都是熟悉的面孔。 小孩子们可能藏在了家里,与骑士们针锋相对的是以青年团为首的大人们。 然后,站在村民们的前面,直视尤里乌斯的那个人—— 【——拉姆!】 桃色的刘海遮住右眼,少女穿着令人怜爱的女仆服。 可是表情却过于冷漠,高傲地挽住双臂这点,与妹妹截然不同。 【昴,难道——】 【……巴鲁斯,你回来了么。 】 高声叫起昴的名字,骑士们和拉姆同时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尤里乌斯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原本没有表情的拉姆不爽地皱起了眉头。 感受着令人五味交杂的尤里乌斯欢迎模式,还有使人无语的拉姆厌恶态度。 昴从帕特拉修背上跳下来迅速闯入人群堆里。 【等等等等等,现在的状况十分令人费解所以请先冷静下来。 这里就请把问题统统交给我吧。 】 【交给巴鲁斯?还真敢大言不惭地说着有趣的话呢……再说了,究竟是何方神圣叫你回来的?】 【你毒舌的态度还健在真是万幸。 不要认为我会如此轻易的怂掉啊!】 拉姆露出鄙夷的眼神,说着毒舌的话语。 不过昴把拉姆说的话通通当作耳边风。 看到这里,拉姆的瞳孔浮现丝丝的惊讶。 品味着那些无所谓的小事,昴把头转向尤里乌斯。 【发生了什么……之类的虽说有很多,不过在那之前还请先让我确认一下。 对魔女教的奇袭进行的顺利吗?】 【你的攻击暗号,我们顺利接收了。 不过,我们这里有几个冲出洞穴外面了,终究还是没做到不挥剑结束啊。 】 【只要你们没有伤亡就好。 我们这里也很顺利。 大罪司教已经被维鲁海鲁姆抓获了。 】 用手指指向维鲁海鲁姆,他站在离骚动不远的地方举起了手。 展示了昏迷中手脚被捆住了的培提尔其乌斯。 为了能在他醒来时立刻打昏,维鲁海鲁姆的另一只手一直握着剑柄做着万全的准备。 看到这里,尤里乌斯终于呼出了安心的气息, 【看来,作战的前半部分应该成功了。 不过,现在问题出现了。 】 【是的,呢。 可我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鬼鬼祟祟说着话的昴的后脑勺感到了眼神的刺痛。 回身转向发信源,拉姆正抱着双臂用目光刺向昴。 昴叹了口气,耸了耸肩, 【不过是几日不见的再会,别那么警戒嘛。 虽说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立马冲过来拥抱我。 不过,说点温暖的话也不行吗?】 【你想要迸出温暖的血液一般锋利的骂语么?欸呀呀,果然还是不能理解巴鲁斯的被虐嗜好呢。 身后的尤里乌斯伸出手,扶着昴的肩膀悄悄地说着问题的提示。 不过,看来昴无法接受这模棱两可的提示的样子。 【信……亲笔信呐。 诶诶,那位使者的确拿着一封信。 说是亲笔信,什么的哦。 】 她的话语低沉又安静,拉姆把手伸进女仆服内。 昴对她那阴沉单调的语气深有印象,想起什么事似的眨了眨眼。 这种声音,就是她愤怒到无法忍耐的先兆。 一瞬间,在模糊的视野中,昴被吓退了一步。 他看到了,拉姆手中的信——亲笔信中确实没有一字一墨。 【白纸!?为什么!?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毕竟!】 【听说有重要的事情才让他们进来。 不过却是一群没礼貌的家伙稀稀落落地闯进来,更可气的是,他们还是一群佩戴武装的军团。 如果这样还不警戒的话,那才是脑子有毛病吧。 说着如借口一般混乱的语言的时候,突然,昴身后的手指制止了昴的发言。 忍着被揪耳朵的疼痛,昴转过头,眼前是露出猫一般笑脸的菲利斯。 他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弹了混乱中的昴的鼻子。 【疼!】 【冷静点,深呼吸一个,现在先整理一下不得喵说的事情吧。 就算不那么着急,大体上也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就别喵它了吧。 三倍加速的气势取得安全距离后,再次将目光落向手中的信。 在从王都出发前,在克鲁修大宅里,和蕾姆一同将信交给向那个使者,还顺便啰嗦了好多。 现在的信和当时的信看起来感觉没有什么区别。 再说,比起说信不小心遗失了,更像是在途中被谁给换了的样子。 【所以,因为事先没有顺利传达情报,结果导致的这次骚动么。 那么,刚才尤里乌斯大声喊出他自己的名字是因为……】 【当时血气方刚的双方差点就冲突了。 他实在没办法才报出名字,尝试控制整个场面。 直到你的登场才算结束。 】 抚着紫色的头发,尤里乌斯无精打采地说: 【不过,看这样子,我是近卫骑士的尤里乌斯一事,就被大家暴露了。 】 【先说好了,无论是你的脸还是名字,我想人们都应该知道的。 ——先不提这个。 嘛,我还是得向你道谢,毕竟你阻止了一场暴动的发生。 】 【小事,作为骑士的义务而已。 】 不坦率的昴扭过头道谢,尤里乌斯没有任何恶意地笑了笑,那副奇妙的态度实在无法令昴释然。 昴清了清嗓子,再次将视线转向拉姆。 因为对话总是被打断,拉姆朝昴刺过来的视线比原先锐利了数倍。 如果还不赶快切入正题,感觉会刺来的就不只是眼神那么简单了。 【亲笔信是白纸这件事,是因为在运送的过程中我方发生了问题,我也深表遗憾。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有二。 一是通知魔女教正潜伏在大宅旁边。 另一件是希望村里的人能乘坐那些商人已经准备好了的龙车移动到安全的地方。 】 【那装备着武器的那些人,也是所谓的商人吗?】 【呃……倒也不是,他们是——】 没有丝毫放松的拉姆对昴展开反论,还在紧张的昴瞬间懵了。 随后,抢先做出反应的不是昴。 【如您所知,克鲁修公爵殿下与艾米莉亚殿下已结盟。 我等正是同盟先遣的援军。 】 朝前迈步,栗色头发的人单膝跪地。 恭敬的举止没有任何外行的感觉。 这样流丽的动作侧面映射了他曾受过的各种训练教育。 难以联想到平常他那小恶魔性格一般,流利地陈述着的人,正是带有猫耳的女装骑士。 担任克鲁修公爵的骑士,同盟的见证人之一。 有关联络时的不备实在有言不尽的谢罪。 只不过,现在还请优先昴殿发言。 】 【同盟……】 拉姆轻触着自己的嘴唇,皱褶眉,嘟囔着两个字,将视线转向昴。 【留在王都的任务,无论如何,看来是完成了的样子呢。 】 【如果你能再稍微信任我一点的话,肯定就用不着再次强调了的。 】 昴发着牢骚,却没有夸耀自己的成果。 罗兹瓦尔的秘密指令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 足足死了三次,从蕾姆那里获得大量的提示,才终于抓住头绪。 【总之,我完成了留在王都的使命。 剩下的事就是完成这次回来的目的,为了迎来万万岁的第二天。 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快点去避难……】 【……就是我也的确注意到了森林里潜藏着诡异的气息。 但毕竟没用千里眼直接看,就算一直焦躁也没找到什么办法。 没错,魔女教。 】 拉姆的千里眼可以看到和自己波长相适的人的视角。 也能轮番切换别的视角。 如果她刚刚说的都是事实的话,那魔女教徒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和拉姆的波长相适。 也不知道这该喜该忧,益处和害处的关系显得有些微妙。 【一半……差不多八成的敌人已经被我们打败了。 敌方的指挥官也被擒获了。 】 直视着烦躁的拉姆,昴报告了现状。 听到昴的情报,拉姆闪现了刚刚见到昴回来时的惊讶表情。 【听你的意思,敌方不就算基本全灭状态了么。 在确定全歼以前实在无法令人安心呐。 所以,为了做好万全的准备,避难是必须的。 】 【在大宅里守株待兔,如何?】 【对那些家伙而已,杀人放火什么的简直是家常便饭。 如果不愿意他们烧毁载满我们美好记忆的大宅的话,还是让大家逃离的话比较明知。 】 昴说出来就连他自己也直冒冷汗的话,拉姆难得露骨地表示自己的厌恶感。 突然,昴的脑中闪过了蕾姆曾经说过的什么话……可终究没有想起来。 无论如何, 【现在有村民们还有大宅里的三人吧,这个数量的人数还是能确保运输的安全的。 现在罗滋瓦尔不在这里吧?】 【诶诶,罗滋瓦尔大人现在正在圣域……正前往伽菲尔(圣域之盾)那里。 拉姆只是被命令在这里等待艾米莉亚大人的判断。 】 【艾米莉亚碳么……】 拉姆的回答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听到心爱的少女的名字,昴自然地游走视线寻找那位银发的少女。 不过,就结果而言,她并不在村里,昴没有看见她。 看见昴幼稚的举动,拉姆小小地叹了口气。 【艾米莉亚大人正在府邸中休息。 ——只是最近,难以接受的事情接连不断。 】 【难以接受?】 【巴鲁斯的话,一会就能知道了。 】 她所说的话,昴完全摸不着头脑。 而且,她也没有继续说。 看她的样子,现在没办法让他继续说下去。 总之现在就带着在场的全员乘坐龙车吧。 【大家,注意咯!首先请让我先问个好。 希望大家还没忘掉我,我回来了!】 昴拍着手,大叫道。 远处的村民也终于注意到了昴的回归。 惊讶的表情集中在昴的脸上。 村民们和昴毕竟是有过数面之缘,他们一直严肃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些。 有些人甚至觉得事情马上就会解决,开始议论起来。 在稍微柔和了的视线中,为了让所有人都能看见,昴高举着两手走来走去。 【那么,我们就快速切入正题吧。 我对大家有一点想拜托的事。 其实也很简单,就举行一个小小的旅行野炊而已。 我方已经租赁了龙车,也准备了各位的坐席。 非要说缺点的话,就是椅子稍微有点硬,但是它自带不摇动的加护。 就算是小宝宝也不会感到任何的不适。 大家赶快组队上车吧!旅行时间约半日至一日。 各位若能参加这次的旅行对我们而言就是极大的帮助。 昴回忆着自己过去的伤心事。 村民们面面相觑, 【为什么,必须逃离这里?】 咄咄逼人地朝昴质问的是一个平头男。 身为青年团代表的男人,左手不断抚摸剑柄朝昴望去。 【话说的这么不明不白,总是就是让我们逃跑呗?就算要放弃村子……为什么,必须要逃跑啊!】 【从这里起就是我们要处理的事了,你们非要摸底的话也只是麻烦。 再说,我可没有说过一句要放弃村子的话,你也没必要想得那么悲观吧。 真的,只要给我们半天——】 【——魔女教,对吧?】 当他说出那个本不该说出的词的时候。 时间,仿佛静止了——。 瞬间,恐惧与动摇在村里爆发了。 这份爆发般的恐惧甚至波及到了一旁的商人们。 他们的动作浮现了焦急,表情露出了焦躁。 颤抖着嘴唇, 【果然,就是魔女教啊。 】 【太可怕了……为什么,那些危险的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一定是那样,肯定是那样!可恶,看领主大人都做了些什么啊。 】 在不断响起的声波中,其中一段刺激了昴的神经。 他对准了那个方向,走去。 喉咙苦涩,眼睛刺痛,大脑混乱。 昴站在刚刚发出声音的那个人面前,那是一位身体瘦削的年轻人。 【你,刚刚说什么?】 【我,没有说错什么吧?实际上,那些家伙会来也就是因为……】 【我在问你!刚刚说什么了!】 好像要冲去似的,昴气势汹汹地直瞪着青年。 被吼了的青年摇曳着眼瞳,像是乞讨似的请求身旁的帮助,可是当他注意到的时候,他的周遭除了昴以外空无一人。 青年放弃了薄情的人们,破罐子破摔似的回瞪昴。 【一但和半、半精灵扯上关系的话,魔女教的家伙就会大肆作乱。 不过,提前预测到事态发展的昴提前抢断了他的发话权。 提心吊胆的青年双手紧扣胸口。 昴朝四周扫视了一圈。 无论是谁都和那个青年一样——眯着胆怯的双眼。 看到这里,昴大吸一口气, 【使村子遭受这种危险的。 是谁?】 【————】 【魔女啊什么的,靠着那样的名义犯下了令人恐惧的恶行,他们又是谁!?】 【————】 【你们所有人,该仇视的对象错了啊!嘛,我知道,他们是一群没有踪迹的家伙,所以想找一个人发泄不满是最简单又最爽快的。 虽说我也就是那副德行,说不出什么大道理……】 无论是谁,不满都是由上往下的。 无论是谁,发泄时选择的对象一定越弱越好。 作为弱者的模范的昴有十足的理由。 即便昴也知道自己更多的是狂妄。 他也会把自己定位一个弱者。 【我也很清楚我可以算是人渣了。 所以,我认为在场的各位一定比我要好,至少我认为大家不是人渣!我知道这只是小孩子气的任性。 但大家听听我的请求吧——不要再觉得她才是祸因什么的了。 】 住在大宅的艾米莉亚、拉姆、碧翠斯她们在昴心中属于第一梯队。 时不时有所接触的村民们属于第二梯队。 即使在一起的再短,昴也绝不会忘记村民们。 绝不会忘记他们热情地对待身为外来者的自己。 所以,昴不希望和自己的印象有所冲突。 抱着这样自私的理由,昴低下了头。 【罗兹威尔现在在哪,现在在做什么,这些都与现在无关!还在大宅的艾米……半精灵究竟做了些什么,那些等以后再说吧!我只知道现在的村庄很危险。 所以什么都别说了,赶快离开危险的地方,快去避难吧。 为此,我甚至准备了一支军队、一列龙车还有一批商人啊!】 亲眼见识了青年的态度,昴彻底明白了,这就是赤裸裸的差别对待,而且绝不止一个人,而是在这里的所有村民。 艾米莉亚她一直以来,都忍受着各种人的蔑视吧。 这时,身着光鲜艳丽骑士服的尤里乌斯站立在昴的身旁。 他与昴并立,九十度弯下了修长的腰。 【请众位仔细品味一下他说的话。 我以龙与骑士的荣誉起誓,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昴侧过眼睛望向尤里乌斯, 【你可别想让我道谢,我才不会说呢。 】 【噗。 ——就是想听你说这句话。 】 嘛。 果然,这个家伙最讨厌了…… 【总感觉,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像这样和巴鲁斯一起走过了。 虽说只有一周左右的时间没有见面而已。 】 【我也是同感。 不过我们感慨的理由大概从根本上就不同吧。 】 【是吗?】 【是的。 】 昴和拉姆一边闲聊一边并排走在熟悉的家——罗兹威尔宅邸的走廊上。 而第一次回来的时候府内已经没有活人了。 【拉姆——】 【叫我了?】 【啊,不。 只是想起了过去式的拉姆。 不过现在进行时的拉姆也能接受。 】 【巴鲁斯独有的那种不明所以的措辞也让我越来越气愤了呢。 】 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拉姆把昴说的话全当了耳旁风。 在第一次的世界里,昴在床上发现了她的遗骸。 看到尸体没有受过残忍的对待时候,对昴而言,仅仅那样就算是救赎了。 下一个世界的宅邸由于帕克的巨大化导致彻底地崩塌。 第三次世界的时候——只是回想起来,背后都会不寒而栗。 【巴鲁斯,走过了哦。 】 【呃,抱歉抱歉……话说,这里是?】 因为刚才在思考,结果完全没注意到停下脚步的拉姆。 绕回来的昴看向那扇门。 拉姆带昴来到了普通的一间客房。 【不是艾米莉亚碳的房间吗?】 【因为现在宅邸里只有碧翠斯大人、艾米莉亚大人还有拉姆。 所以我们三人决定集中在中央栋里。 特别是昨晚忙死了。 】 回想拉姆所说的话,再想想艾米莉亚付出的辛劳,昴不由得垂下了脑袋。 回到宅邸后,艾米莉亚的事情也大致从拉姆那里打听出来了。 她和罗兹威尔一同离开王都,罗兹威尔的人都去找当权者了。 被留下的她貌似不惜减少每日睡眠的时间拼命进行学习。 【就像被什么附身了似的胡乱地努力着。 就像在王都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想赶快忘掉似的】 【呜……】 【就好像在王都因为一个讨人厌的男人倒了大霉,而想尽快忘掉那个男人似的。 】 【不要在句子里掺杂奇怪的词!我……也的确没法否定……】 看到失落的昴,拉姆无语地叹了口气。 随后她摆出一副服了你的态度转过头,用手指了指门。 【拉姆用千里眼注意到森林的异变,而后告诉了艾米莉亚大人,她已经十分疲惫了。 见识过村民们那种态度的你应该能理解吧?】 【大概能想象出来,不是特别想提起这件事,非要说的话,——被拒绝了,的感觉吧。 】 【拒绝?巴鲁斯的想象可真温柔呢。 】 对昴的用词嗤之以鼻,拉姆的表情越来越阴郁。 丝毫没理会沉默的昴,她用无奈地语气说道, 【——否定,呢。 拉姆不觉得昴还会再说什么。 连让他接受事实的时间都不给,紧接着说: 【说了好多坏心眼的话题呢……艾米莉亚大人也察觉到森林的异样,慌张地跑到村子里要求人们尽快进宅邸里避难。 然后,就被人们否定了。 就是笨笨的昴也应该能理解的吧。 】 【我当然知道,她不是那种被别人冷漠刻薄对待了还能一笑而过的女孩子。 】 咬着牙齿,昴走到走廊的窗户那里,眯着眼睛眺望远处的村子。 这倒也不代表他们的心胸狭小,也不代表他们是一群薄情的人。 这才是正常的反应,理所当然的对待。 】 昴说完后,淡淡地眨了下眼睛,回身走向门的方向。 扬起头,拂去负面的感情,至少这个瞬间,昴尝试着忘记了。 拉姆对昴的做法表示尊重,没有任何评价。 【艾米莉亚大人,您醒了吗?】 小而结实的敲门声传来,回荡在清晨寒冷的走廊。 敲门数秒后, 【——拉姆?诶诶,已经起了哦。 】 如银铃般充满魅力的声音轻敲着昴的耳廓。 温柔的、高傲的、坚强的声音如清泉般,冲洗昴心中不安的情感。 见面的寒暄啊、怎样组织语言啊,一切的烦恼都在这瞬间全被吹飞了。 为了听这声音、为了与她见面、昴才会回来。 【艾米莉亚大人,失礼了。 】 打开大门,拉姆恭敬地向主人报告从者的归来。 跟着前面小小的身体,昴激动地甚至忘记了呼吸,迈步踏入房间。 【诶?昴——】 【好久不——】 倒也不是想装样子,至少希望再会时能用笑脸迎接。 昴沉稳地微笑着,轻轻地挥了挥手,和转过身的艾米莉亚目光交接的时候。 ——映在昴眼球里的是,艾米莉亚更衣时露出的洁白皮肤。 【啊啦,真是失礼了。 】 在僵硬的两人中间,拉姆吐出舌头轻轻地敲了敲脑袋。 两人无言地看着对方,昴的视线从艾米莉亚的脸、暴露的后背逐渐滑向修长的大腿、裸足的脚趾。 喜盈盈的笑容变成色迷迷的奸笑那一瞬间, 【你对尚未出嫁的女孩子做了些什么呐——】 华丽丽飘过来的灰色小猫停在昴的面前释放魔力,毫无办法的昴被吹出房间。 而拉姆慌张冲到走廊的窗户前。 就在昴即将和窗户产生亲密接触的前一秒, 【打破窗户会被骂的。 】 【诶!?】 千钧一发之际,眼看就要撞到的窗户被打开,昴的身体一气冲到窗外。 幸亏这里是一楼,先不说疼不疼,至少没被摔死。 沾有朝露的花草被昴的脸擦干。 就这样不断地滚,不断地向花坛里深入。 片刻,昴的身体终于停下来了。 嘴里全是泥土味,眼前是一座肥料制成的泥墙。 血迹满满的衣服上沾满泥土。 【帕克,你做的也太过分了……啊啊,真是的。 昴,没事吧!?】 在远处房子的窗对面,听到了可爱少女那慌慌张张的声音,昴不知为什么忍不住笑了。 虽说现在什么都没解决,虽说现在什么都没结束。 但就在这瞬间,昴心中偷偷做出决定——我要重新拾起日常的碎片,让它再一次闪闪发光。 直到拉姆慢慢吞吞地下楼,像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朝昴伸出手为止。 昴一直在轻轻的、小声的笑着。

次の

莉莉安娜·馬斯可芮德

リリアナ・マスカレード

以下內容含有 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相關劇情• 祖上代代都是吟遊詩人的莉莉安娜,在13歲時以成為著名吟遊詩人的志向,離開了家裡。 曾被持有繆斯商會的奇力塔卡迷上,離開繆斯商會後被奇力塔卡派遣的人追蹤。 首次登場於《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短篇集1》,為21歲,在魔獸動亂後幾天經過梅札斯領的阿拉姆村。 」 ,認為其長相可愛,頭髮也好、皮膚也好,對其稱讚不已,並且認出愛蜜半精靈的身份(當時愛蜜穿著有認知障礙的斗篷)。 昴與愛蜜莉雅邀請莉莉安娜一同前往羅茲瓦爾宅邸,期間演唱了《劍鬼戀歌》這首名曲。 在宅邸時,宅邸經常被奇力塔卡的流氓和白龍之麟的白衣人監視。 在即將被山洞裡的魔獸鋼猿擊中時被昴所救。 向奇力塔卡提議僱傭白龍之麟作為保鏢。 後與奇力塔卡離開宅邸。 現屬於謬絲商會,被普利斯提拉的人們稱為「歌姬」。 五章登場時為22歲,被普莉希拉看上,欲拉攏莉莉安娜到其陣營,後與普莉希拉組隊面對憤怒司教,憑著傳心的加護和自己的歌聲,成功解救人質。 (待補).

次の

第147話 勇者親善使節団、マリア王女帰還

リリアナ・マスカレード

質問一覧• PSA鑑定に出してないにも関わらず通常パック版とプロモパック版の価格に大きな差があるように感じたのですが、MTGのカ ード... 回答受付中 質問日時: 2020年7月15日 16:00 回答数: 0 閲覧数: 4 Yahoo! パック産とプロモパック産の違いはどこでわかるのでしょうか? こちらのもの通常パック産とのことですが判断していただきたいです。... を授かったと言って加護の内容を知りましたが、その後も、加護の使用権は リリアナが持っていたと思います。 ラインハルトは、与え... マジックザギャザリングについて教えて下さい。 部屋にマジックザギャザリングのイラストポスターを リリアナとかソリンとか 飾りたいと思いAmazonやメルカリを探しても見付からないのですが、ギャザリングにはポスターは無い... 消えるとか、得意だもんね。 」みたいなのは、具体的にどういう意味の台詞なんですか? 「よくも昔か ら私の大切なものを消したり、自分... これはウルトラプロの2019年スリーブですかね。 以下のサイトであるようです。 amazon. アニメのリゼロについてです。 2期が決定しましたが、その事で質問があります。 リリアナの事はどうするんでしょうか? リリアナは短編集で魔獣騒ぎの後の話に登場しました。 なので小説の水門都市プリステラ編ではスバル達と再会... マジックザギャザリングについて教えて下さい。 今、発売の灯争大戦。 天野さんが描く リリアナが封入されていますが、いずれは販売中止になると思います。 そこで、何BOXか寝かしておけば、10年後位には倍の値段が付く...

次の